新闻BACK

留学生看孔夫子

作者: 路荣 发布时间:2018-12-06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作为影响人类文明的世界名人,孔子的名字家喻户晓,然而,星河斗转,沧海桑田,当代中国人对于这位古代圣贤实际上恐怕已经非常隔膜。留学生要了解孔子,更需要跨越历史和文化的鸿沟巨壑。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说:任何人如果不能用原文阅读某种哲学著作,想要完全理解原著,都会有困难。“任何翻译的文字,说到底,只是一种解释。”(第12页)中国哲学著作由于语言表达富含暗示和追求言外之意的特点,“原文中的丰富含义,在翻译过程中大部分丢失了。”(第12页)因此,要了解孔子,最好阅读《论语》原著。在学习过《论语》的部分章节以后,西安交大国际教育学院汉语言专业15级的同学们以作文的形式谈了自己对孔子的认识,他们如是说:

      来自芬兰的刘小雪童年的时候爱听父亲讲中国故事,除了齐天大圣,她也第一次听到孔夫子。“留学中国能有机会学习和了解孔子,让我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怀念童年的感觉。随着对孔子的更多了解,我的内心更不能平静,我为他的伟大和睿智而折服。学习了《论语》以后,我把谨言慎行和见贤思齐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虽然童年时我更爱听齐天大圣的故事,然而现在孔夫子却使我感到最震撼。”

      哈萨克斯坦的萨亚曾经困惑“为什么中国人没有像其他很多国家的人一样,大多数国民都信仰某种宗教”,现在她认为她为这个问题找到了答案:这是因为他们很早就有了孔子和儒家思想。她认为“儒家思想不是宗教,也不可能发展成为宗教。‘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孔子积极地改造他生活着的这个社会,而不是幻想一个理想的彼岸世界。孔子相当于伊斯兰文化中的‘先知’,但是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神的形象让人们去崇拜,他只是修己,永无止境地去追求‘圣与仁’,以此实现以仁政治国的梦想。孔子的思想已经作为宝贵的遗产被继承了下来,现在的‘中国梦’承接了‘孔子的梦’,孔子的梦想即将实现。”

      美国学生金有祉说:“孔子的思想无论是从前或者现在,都影响到社会的许多方面。当前人类社会遇到的一些问题,也可以尝试采纳孔子的想法而得到解决。”

      英国学生露比“看懂孔子说的话以后,最佩服他百折不挠、坚持不懈的精神和性格。读莎士比亚对英国人来说已经是古代英语了,孔子生活在更加古代的时候,能读懂这些用古代汉语写的句子,我很激动。”

      韩国学生卢庆来在作业中写道:“《论语》听起来是一部高深的书,但是书中写出了孔子和弟子深厚的感情,对孔子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描写得很生动,这是这本书很有意思的部分。孔子讲的也不是多么深奥的道理,‘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遗憾的是,孔子追求的理想社会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没有实现,孔子对此一定会很失望,我们也应该为此感到愧疚。”

      同样来自韩国的金大训说:“‘哲学’这个词是19世纪末日本学者用汉文对英文philosophy的翻译,此后这个概念才被引进中国,‘哲学’也似乎成为西方的专有物。孔子所思考和探讨的,是生命的本质问题,这就是哲学的基本问题。孔子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亚洲的。有孔子这样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是我们东方人的骄傲。在物质丰富的今天,我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我们还需要物质以外的东西,这正是孔子所说的精神上的快乐。学习孔子,我们就应该积极探求生命的意义。”

      另一位韩国同学金晓辰说:“韩国有一句俗话,叫‘说孔子曰、孟子曰’,意思是理论上的空话,或者装出有学问的样子,以及不理解而囫囵吞枣地灌输知识,这些意思都带有明显的贬义。因此,我也受这种普遍存在的偏见的影响,一听到孔子或《论语》,就有一种土而乏味的感觉,甚至马上联想到既落后于时代又比较极端的‘忠孝’思想。当认识到孔子为恢复社会的和平和秩序而付出的艰苦努力时,我理解了儒家思想为什么会对汉字文化圈国家产生那么深远的影响,儒教为什么会在韩国成为国教。我已经摒弃成见,对孔子有了虽然肤浅却崭新的认识。”

      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张丽和李娜姐妹俩在课堂学习之外,认真研读中华书局出版的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李娜将儒家思想研究作为自己毕业论文的选题。“儒家思想不具备宗教的基本特质,但是它对社会的影响力,以及国民对儒家思想的信奉和坚守,都类似于宗教。”

      在课后讨论中,韩国同学还说到日本殖民时代,正是儒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种可贵的社会责任感,鼓舞韩国人民展开了独立运动,挽救国家危亡。为了纪念孔子,韩国现在仍然举行“释典大祭”。

      身为教师,学生们作业和发言中所表现出来的独立思考能力让我欣喜不已。孔子同时作为一位伟大的教育家,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运用启发式教学方法的老师,“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论语·述而》)。他特别强调学习和思考的结合,反对“学而不思”和“思而不学”。在授课过程中,他也非常重视跟弟子的交流切磋,形成教与学的良性互动。从事面向留学生的第二语言教学,国际教育学院汉语系的教师们应该说比其他任何专业的教师都更注重孔子所提倡的启发、思考与师生互动。教师们积极关注语言教学学科前沿的最新研究成果,从动机激励模型(教学过程始终注意引发好奇和探究兴趣),到罗瑞兰德模型(课堂活动注重设计循环的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再到布鲁姆认知目标分类模型(设计分析、评价、创造等利于锻炼学生高阶思维的课堂活动)和戴尔经验之塔模型(设计有利于学生参与和讨论的学习活动,避免被动学习),以及教学过程中的归纳法、演绎法,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教学法等等,大家精心设计课堂活动,安排教学内容,学生的成长就是教师们的教学成果。

     《庄子·渔父》曾经这样描述孔子的教学情景:“孔子游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弟子读书,孔子弦歌鼓琴。”这种教学过程中浑然忘我的极致状态令人神往。愿我们,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都能多一些这种物我两忘的福流(Flow)体验,沉浸于教与学的快乐中。

      汉语言15级同学参观西安博物院

 

汉语言15级班长金大训在西安博物院实习

汉语言15级同学在小雁塔

汉语言15级同学在小雁塔

张丽(乌兹别克斯坦)和雷奥(法国)

汉语言15级同学与老师一起参观杨凌现代农业示范园

汉语言15级同学在《诗经》主题小镇诗经里

李娜(乌兹别克斯坦)和刘小雪(芬兰)

返回列表
相关链接